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探索 > 内容

少填些表格,多跑点土路

 2019-08-06 12:28:27

形式做得再认真再漂亮,也不过是形式。某西部地级市在去年底对下属10个区县的脱贫工作开展评估,单贫困人口错退率一项,有区县便高达29.8%。必须解放扶贫干部的时间,同时引导扶贫干部把精力投入到干实事、察真情、扶真贫、下真功、讲真话、报真数上。脱贫攻坚完成得怎么样,老百姓的评判最有说服力。无论扶贫督查还是脱贫验收,都不能成了“政府一家的事情”,或者成了“‘一把手’说了算”的事情。让每一个贫困群众都能参与到扶贫考核验收中,让村村户户的脱贫成效接受公众评判,才能更好地杜绝材料泛滥、数据造假问题,扶贫工作才能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。

考核过于刻板僵硬的问题也不容忽视。举个例子,许多地方为了防止驻村干部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”,明确规定其吃住在村的时间,不仅打卡签到,还要时不时派人下去督查暗访。而实际上,驻村干部需要花大把时间往返省市县里,去争取政策和资金、协调企业找销路。严防干部走读的硬规定,执行不好就可能束缚办事热情。记者就曾亲遇一例。某驻村干部到县农牧局来咨询红心柚种植事宜,商谈完事情已是晚上11点多,本欲在县城休息,碍于制度规定,不得不赶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回到村子里。

还要看到,一些人之所以喜好摆弄文字数据,与混日子、不担当等为官不为问题大有关系,也与能力有限导致的落实乏力密不可分。一项工作分解为几十项量化指标,随之而来的是“月督导、季检查、年总结”,而应付督导检查,最便捷的方式莫过于将各类表册“往实处写”。于是,精准扶贫变成“纸面跃进”,实地调研变成“纸上功夫”。

不妨以持之以恒反“四风”为契机,以加强理论和业务学习为抓手,彻底挤出基层落实的水分,切实提高脱贫攻坚战的实绩

学会了认字,海浪还喜欢上了看书,她最喜欢的书是澳大利亚残疾人励志演讲家力克·胡哲的《永不止步》和《人生不设限》,“跟作者比起来我做得还远远不够,他就是我的奋斗榜样。”

离开麻哈村前行约3公里,我们看到对面山坡上的三处火点。观察了约5分钟,忽然起了一阵乱风,火点冒出的浓烟方向也不断变化,三处火点很快变成了四处。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3月21日电(记者宋宇晟)牡丹江“毁林私建私人庄园”事件近日引发社会关注。记者发现,在曹园官网上,还以大量图文对该庄园里的博物馆馆藏进行了介绍。

听一位驻村扶贫的干部吐苦水,在基层碰到最繁重的工作,竟然是填表。“你们村就几百口人,哪来这么多表格填?”他抱出两大摞资料,叠起来有半人高,里面有入户调查表、贫困户登记表,还有贫困户信息采集表、民主评议会议记录等等。有的表格还要求一式三份,一个数据录入错误就得全部推倒重来。

其中,保定市2018-2019年秋冬季PM2.5、PM10、氮氧化物、一氧化碳、臭氧浓度均值同比分别上升12.9%、11.85%、9.43%、15.38%和4.04%,重污染天数同比增加10天,空气质量严重恶化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福建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张兆民8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台车入闽”有望上半年实现,届时台湾地区机动车将由平潭“登陆”,进入福建或大陆其他地区。

国务院扶贫办去年曾明令制止各地频繁填表报数、迎评迎检、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,目的就是为了“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”。时间不等人,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不到两年,倒推分解下来任务非常紧迫,时间是奋战在扶贫一线的人们最为宝贵的资源。形式主义有一种自我叠加的惯性,类似于“半年要评比5次,一次迎检花20万”的做法,无异于将精准扶贫异化成“精准填表”“开会脱贫”,不仅与中央对扶贫的要求南辕北辙,也浪费了基层扶贫干部精力,导致做调查研究、政策落实、问题化解等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分身乏术。

《意见》介绍,通过充分考虑青海生态地位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,将建立和完善生态补偿机制,支持水生生物重要栖息地的保护和恢复,尝试建立上下游纵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,开展长江上游沱沱河、楚玛尔河、玛可河等重要支流生态补偿试点工作,科学确定水生生物和水域生态环境补偿范围、补偿标准、补偿对象。

少填些表格,多跑点土路(一线视角·啃下扶贫硬骨头②)

在一名省直机关挂帮干部发来的视频里,一位女村干部在奋笔填表,旁边椅子上躺着她4个月大的宝宝。这样的精神值得肯定,却也让人看到基层干部的无奈。精准扶贫是必须立足具体、熟悉情况才能做下来的事业,而且越到最后越需要少填些搞形式的表格,多跑点摸情况的土路,往细处落实、往实处落细。不妨以持之以恒反“四风”为契机,以加强理论和业务学习为抓手,彻底挤出基层落实的水分,切实提高脱贫攻坚战的实绩。(作者为本报贵州分社记者)

“仅从外观上看,颜值更高了!”胡雷鸣至今记得在天津总装厂房第一次看到长征七号时的情形:比起以往在飞的长征系列火箭,它的“腿”明显变高了,更协调、更美观。

在李伟看来,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尽管已有所下降,但依然偏高,“我们现在能源结构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?在结构上,就是煤炭的比重太重,最高2011年左右的时候,达到70%以上,现在下降到了约59%,但这个比重还是很高。”

尚之潮

上一篇:网络造谣者要承担法律责任
下一篇:上百名香港师生开启探访内地发展成就之旅
作者:隐藏    来源:北兴左布网
热点推荐
最新新闻
严格遵守法律法规,严禁在互联网发布不良信息。
版权所有:  北兴左布网